贵州中路网文讲坛:写南梁追求,也要考据历史

912226的官方网站

图片 3

贵州中路网文讲坛:写南梁追求,也要考据历史

| 0 comments

对此偏爱宋朝背景的闲听落花也颇有同感:“即使是架空题材的文,背后也是有史实倚仗的,官制习俗、人物称呼,包括物价等等都要认真研究设定。”长期的古言创作让闲听落花说起历史知识也滔滔不绝:“宋代可以说是最市民化的朝代。在唐代还是实行宵禁的,但是宋代之后夜生活也很丰富,灯火通明,熙熙攘攘很热闹。而且宋代甚至还有卖猫粮的、送外卖的,有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知识点,都可以在史料中找到出处。”

左起:林品、高寒凝,介绍北大网文研究团队出版新书《破壁书》

小众化的新媒体原创崛起

图片 1

除了网文作者,闲听落花还身兼上海网络作家协会理事一职。问及在古言写作上对新人有怎样的建议?闲听落花出乎意料地表示,希望新人作者先不要急着阅读参考前辈的作品、查找一大堆资料。

不过正如MS芙子所说,网络文学的诞生是一种时代的需要,它为读者提供了可以轻松消费、便捷享受的消遣,要求网文像名著一样给读者带来精神上的激励未免不太公平,但总有一些精华作品是能被时代留下的。网络文学存在的意义,还要等待时间来判定。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每半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国网民数量从7.1亿增加至7.51亿,手机网民占比从92.5%上升至96.3%。到今天,无论是手机上网还是移动阅读,都已经走到了用户规模极度饱和的阶段。各大文学网站似乎开始望见网文市场这块蛋糕的边界了。

素材可以积累、文字可以润色,对吱吱而言,写文最怕的是“没有思路”。

这份严谨的态度也延续到了吱吱正在连载的新文《花娇》中,“我设定的主角的故事在临安,从临安到杭州要花多长时间?水路和陆路分别要多久?换算成古代的时间又是多长?因为这些相当于在衡量中国古代的交通实力,统统都要搞清楚,可能我查6个小时才找到一句话可以佐证。”

两位来自北大中文系网络文学研究团队的主持人高寒凝、林品,此次也把北大网文研究论坛的成果、由三联书店出版的《破壁书》带到了网文讲坛向读者推荐。在过去的十年,这支国内最权威的网络文学研究团体,一直致力于对网络文学和与其相关的网络文化乃至整个媒介变革,展开文学文化角度的研究。

2015年1月,微博向全体用户开放“打赏”功能,曾经掀起一波长微博文章写作的热潮,甚至连唐家三少等人也加入了这一行列,然后壮烈地偃旗息鼓。2016年7月,马伯庸等人合著的小说《四海鲸骑》开始在微博连载,起初几乎是以重现当年“九州”的风采造的势,随即和“九州”一样在读者的视线中沉寂下去。

卖出3部作品,不为IP而写作

左起:香菜、吱吱、闲听落花

80后作者MS芙子,是阅文集团旗下云起书院的白金作家,不过她自称“随缘型写手”“非传统玄幻写作”。每天都坚持更新近万字的她,入行仅仅五年便已写出了1800多万字,代表作《神医弃女》订阅人数破亿。她认为写玄幻文跟个人性格有关:“自己大大咧咧,宅斗宫斗都不适合,更愿意江湖斗,在更大的空间去表现人物。”

此外要特别提及的是,LOFTER已经成为国产同人类型当之无愧的“第一产量基地”,出现了许多同人圈的“镇圈之作”。如作者mockmockmock的《别日何易》、《As
You Like
It》、《如此夜》等作品,均以成熟且富于文学魅力的笔法,写两位年轻的革命者共同成长、赴欧/俄留学、参与地下革命斗争、最终成长为战功卓著的无产阶级战士的英雄岁月,既是典型的同人写作,也罕见地处理了女频网络文学中往往被搁置的政治理想主题,是一种难得的补全。

夫妻俩和女儿的关系非常亲密,教育方式也自有一套。“小时候她认字,我们从来没有规规矩矩说你要坐下来学,就直接跟她说,‘你喜欢喝雪碧,自己去拿一瓶’。所以我们家小孩最先认识的就是雪碧两个字,其次才是‘人、口、中’。这孩子语文好,升高中的时候要军训,她为了不参加军训就去广播室,一天写57份新闻稿,每一篇都不一样。她同学的妈妈说你怎么能不参加军训?我说为啥一定要参加?她是靠自己的本事不参加,这不挺好的吗?”

“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故事可以是虚构的,但细节一定要是真实的、经得起推敲的,这样才能引人入胜。”吱吱“诉苦”道,有时可能文中读者读了觉得就是很普通的一句话,但背后的细节其实作者花了很长时间在查资料上,有的时候甚至完全查不到,就会去请教男频的一些写历史的大神。

嘉宾里年纪最小的仙之传奇,还是个六年级的学生,他热爱《斗罗大陆》,崇拜天蚕土豆,从去年开始利用寒暑假尝试写作,“做完作业就写小说,更新时间不固定,一天写多少看心情。”问及如何兼顾学业和写作?上学时断更读者怎么说?小男孩耿直地说:“没关系,也没有很多读者!”

红袖添香的两位老牌作者尼卡和吉祥夜,堪称这一创作行列中的代表人物:尼卡的《忽而至夏》成功塑造了女法医欧阳灿这一角色,打破了以往行业文以职业为背景写恋爱的叙事套路,也打破了网文“大女主”的刻板印象,这是一篇专注于法医专业的“硬行业文”,爱情让位于事业,只负责锦上添花;吉祥夜《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讲述的则是警犬大队女警与刑侦队长、缉毒警察之间的“刑侦+恋爱”故事,与北倾《他站在时光深处》中女麻醉师与主刀医生之间的“医疗+恋爱”模式类似,相对而言,这两部作品中的爱情叙事仍占据较大的比重。此外,晋江作者御井烹香继《制霸好莱坞》征战娱乐圈、影视圈之后,又将目光转向了邻近的时尚圈,新作《时尚大撕》是一篇时尚产业的行业文。御井烹香以极敏锐的感知力,将近年来迅速崛起的中国时尚产业、网红行业的生态置于笔下,对消费主义、女性个人奋斗、女权主义等议题也进行了深刻的探讨,是行业文中难得的“技术流”佳作。

“为什么说我最满意是《九重紫》呢?除了读者对它的喜爱之外,还和我自己有关。我最开始写文出于‘反驳式’,就是你说我写不好,那我就写一个,我写我自己的,你喜不喜欢无所谓。但到了一定程度,特别写完《庶女攻略》之后,我发现很多人留言说这个作品对他有了什么影响、有了什么帮助,我就开始反思我的作品了。”

当天做客讲坛的吱吱与闲听落花,都是阅文旗下起点中文网女频栏目的超人气作家。吱吱著有《以和为贵》《好事多磨》《庶女攻略》《花开锦绣》《九重紫》《金陵春》《慕南枝》《雀仙桥》《花娇》等多部作品。闲听落花著有《九全十美》《花开春暖》《锦桐》《盛华》等多部作品,已有两部作品正在影视改编筹备中。在现实中两人也是私交甚好,彼此都很关注对方的创作。

图片 2

今年5月,长佩文学论坛通过微博发布了商业化转型的公告,未来的长佩文学论坛是否能在商业写作的既有模式中闯出一条自己的道路?无论答案为何,这种道路的开辟本身已经是一场弥足珍贵的试验。

吱吱说,2008年开始写文后,她陪女儿的时间少了。“那阵她也上中学了。我就直接和她说,你已经长大了,妈妈也有自己的生活。所以经常她写作业,我写稿子,我们互不影响。她喜欢看电影,我最不喜欢看电影,但是我们不冲突,她可以自己去看回来讲讲看了什么,我可以和她说今天遇到了什么事,我们都快乐。”

而吱吱则笑称自己的古言故事其实都能套入现代的职场架构,比如老爷一角差不多就是“董事长”:“虽然我们写的是古代的背景和人物,但内里的悲欢是和现代相通的。包括我们写的爱情观、为人处世的方式,实际上都是现代的体现。希望能给看我们书的读者一点感悟,那就是有些东西还是要努力抓住,不要放弃自己,感情也好家庭也好都需要你自己去经营。另外也是希望大家相信好人是有好报的,主角会有一些遭遇,但最终我们的故事落点肯定还是在真善美。”

深谙网络流行的闲听落花,能将各种网络新潮都写进小说,在职场做了很多年人力资源管理的经验也让她获益匪浅:“看过形形色色的奇葩,日积月累,看人非常准,小说里复杂的人物关系自然而然就出来了”。她的宅斗文风格鲜明故事流畅,让读者读起来“特别爽”。

晋江趁着IP东风实现的反转,给深耕精品的“匠人”型作者一次极大的振奋。于是,原本在VIP机制中坚守着“匠人精神”的作者有了底气继续坚守,认为自己有能力创造下一个IP的作者选择转型,一些走向传统出版道路的早期知名作者也开始回归。“言情四小天后”之一的匪我思存,2016年底开始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上连载小说《爱如繁星》,并于今年7月迅速出版实体书;2016年5月,老牌耽美作者水千丞结束与晋江文学城的合约,9月新书《深渊游戏》在爱奇艺文学开始连载;“新武侠”代表人物之一的沧月,于今年6月将全系作品电子版重新授权发布……这些老牌作者的回归及向新平台的转移,无不显示出鲜明的IP朝向。IP给了这些作者们一次重新入场的机会,也使网络文学在VIP类型文之外,有了新的生长可能性。

“那时很多人写帝王,随波逐流就写将相,无论历史性还是文笔都特别好。我就一下子成为他的粉丝。”吱吱回忆,“人家说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我说我欠随波逐流一个订阅。因为最开始充卡不像现在用手机很方便,它要用银行卡,要么就买起点的点券。我不玩游戏,不会充,那时也没有正版和盗版的意识,就网上一搜,然后看得津津有味,非常激动。”

“比如男主角考上了状元,但状元不是每年都能考,还要从秀才、举人一路考上去,每年都还要评审资格作末尾淘汰制,这些资料都要查。”吱吱表示刚开始写文时,日更3000字其实颇为勉强,因为可能要花半天时间在查找资料上。不过她始终觉得这也是写文的乐趣所在,并笑称自己快成了半个明史专家。

从中学便开始看网文的十里剑神,在学生时代便写了几十万字的作品,为了更系统地学习写网络小说还报考了中文系,却发现大学中文系并不重视网络文学。现任江苏省网络作家协会理事的他一直在关注网络文学的发展:“网络文学是能够与美国好莱坞电影、韩剧、日本漫画的影响力相媲美的第四大文化产业。”

“4+1”网站老格局与新变化

“之前很简单,我就是一个行政单位的普通科员,早上因为要送孩子上学迟到,下午因为接孩子放学要早退,周末两天要陪孩子去补习。每年考核的时候,不是最后一名就不错了。但是写文之后,我感觉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吱吱感慨,“在这个世界你是被喜爱的,被尊重的,被重视的,然后你的人生可能会有另外一种变化。”

“最重要的是你能先想一个好看有趣的故事出来。至于背景、细节,都可以慢慢学习再补充,让你的故事越来越站得住脚。打个比方,我们穿衣服时如果什么都没有,就先拿块布挖个洞套上,至于衣服上有没有绣花、有没有别的装饰,都不是最重要的,首先你得有一件可以穿的‘衣服’。”
闲听落花说,“正所谓‘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 

谈到网文作者与读者如何相互影响,MS芙子表示写作过程中会听取读者建议、为了读者改变构思,但也会坚持传递自己的信念,塑造女性积极进取冒险的形象:“常见的霸道总裁文我反而写不出来,因为我觉得社会上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向女生们传达要相信爱情,也要相信有些事必须由自己来做。”

在五大女频网站之中,过去一年发生的新变化最多的当数晋江文学城。从表面上看,晋江于2016年7月宣布了新的作品积分计算规则,新的公式系数透露出这样一些信息:晋江鼓励的每一章节字数上限从原来的5000字上升到9000字,最具晋江特色的读者“长评”在积分体系中的作用减弱,而编辑推荐和作者的签约年限、授权范围在积分体系中的权重则大大增强。这些信息似乎都表明,在固有的忠实读者圈与更广阔的商业市场之中,晋江的天平显然向商业化这一端倾斜了。

“那种感觉你知道吧?就是偶像突然在你身边出现,还对你评价不错。太神奇了。”吱吱说起这段往事,还是眉飞色舞,特别激动。

在吱吱看来,自己早期的创作习惯把所有美好的、她不能得到的事情寄托在笔下角色上,属于偏直觉性地造梦。而渐渐地她通过写书更加认清自己、学会取舍,做到了从小说吸收到奋进的力量、回归自然生活。“可以说网文改变了我整个人,我变得更平和更宽容也更能够体谅别人了。我也从中得到了年轻时候希望得到的荣誉、实现了梦想,当你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想要什么,你的创作就不会感到累。”

图片 3

而微信公众号,虽然也带有某种粉丝色彩,却旨在对接更广大的受众——一旦读者把作品转发到朋友圈,勾连的是他现实世界中的整个社交群体,于是微信写作往往选取最容易被广大人群接受的题材,力求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翻出花样来,与朋友圈五花八门的信息争夺读者。如倪一宁《丢掉那少年》、匪我思存《爱如繁星》,讲述的都是都市男女在日常生活中经历的小小情趣、平凡幸福或别样滋味。

轻松的家庭关系也让吱吱的文字充满感情。在吱吱看来,她的作品属于比较暖的那种,“母子之情、父子之情、恋人爱情、兄弟姐妹相互帮助的感情,这么多年我写的文都是比较温暖的文,但成绩还不错,说明大家还是喜欢的。”

除了极具人格魅力的角色塑造,吱吱与闲听落花能在古言这个可说是被写烂的题材类型上开拓出新天地,还在于她们的作品细节考究、有文化底蕴,能让读者感受到“古风”。问及如何做到背景细节的精准把握,吱吱透露她的父亲曾是《解放军日报》的特约记者,“放几十年前就是十足的文艺男青年。”因此吱吱从小就在家里阅读各种中外名著,并自然而然地开始自己创作小说。

因为羡慕网文中上天入地所无所不能的玄幻英雄们,他自然而然也写起了玄幻小说,让自己化身《神帝剑仙王》的主人公。他还率真地透露自己会把同学的名字写进小说,让他们自己挑选当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目前这位小作者已经陆续写出八万字在起点中文网发表,获主持人点赞“在你这个年纪写得已经很有章法了”。

随着“全民阅读”时代的到来,文学已经融入、散落进了手机移动端的各个自媒体平台当中,包括使用人群最为广泛的微信和微博。越来越多的作者选择在自己的微博或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作品连载,但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的平台背后,却是完全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读者生态。

如今,吱吱是起点女生网知名作家,发表作品900余万字,代表作有《慕南枝》《庶女攻略》《雀仙桥》《花开锦绣》《好事多磨》《九重紫》等,其中《庶女攻略》在起点女生网书友推荐榜上雄踞第一长达六年。

当主持人香菜问及为何近年改变了一贯的写法,由勾心斗角的宅斗转为相亲相爱的相处,吱吱笑称是好多读者吐槽太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情节很难记:“连我们过年走亲戚都可能搞不清楚亲戚关系,是吧?”于是决定尝试用比较简单的人物和故事来写深刻的爱情,有技巧性地避开了一些繁复的历史考据。闲听落花也直言写文至今心态越来越淡泊:“我的新书里没有宅斗,没有宫斗,就是人和人之间简单的相处相爱,可谓是大道至简,用一种新的态度回归言情的本相。

“网文的特点就是及时性和连载性,就像美剧一样,可以随时根据观众反馈作调整。”
十里剑神本以为,网文是读者闲暇休息时读来放松的“快消品”,没想到忠诚的读者不仅对断更很久的他不离不弃,还经常写长评,令他十分感动:“对读者最负责的方式,就是创作更好的作品。我会竭尽所有的精气神,写出我现阶段能写出来的最好的故事。”

而同人圈的商业机制,是典型的粉丝消费。作品主要以在圈内少量发行的印刷品“同人志”的形式,通过网络电商与线下漫展两个渠道进行售卖。这种变现方式绝大多数并不能带给作者与制作团队太多的报酬,但对于同人圈子来说,发出的这一点点电,已经足够她们继续创作下去。

如今,女频内容在IP改编开发领域尤其是影视化方面也引人注目。

近日,第33期陕西北路网文讲坛邀请到了阅文集团旗下代表性古言女作家吱吱、闲听落花,资深编辑高皓玥(网名香菜),与读者一起来聊聊“古言里的那些事”。

70后作者闲听落花,是阅文集团旗下起点女频白金作家,她创作的《九全十美》《花开春暖》《锦桐》《盛华》等作品长期占据起点女频各大榜单的高位,目前还有两部作品正在进行影视改编。

其实,远早于北美世界的这3家网站,女频网文对东南亚等地区的海外输出早已持续了多年,许多作品的翻译版实体书都成为当地书店的畅销书,《步步惊心》《琅琊榜》等影视剧也成功输出到韩国、日本,引来了许多对中国文学尤其是网络文学深感兴趣的读者。

从溥仪的《我的前半生》里参考清朝宫廷的衣食住行,从曹雪芹的《红楼梦》里考据,吱吱对古言的世界愈发着迷。“我写古言是因为我比较喜欢看古言,但一开始用的都是现代语。时间长了,读者多了,他们就会说,‘你这个词在古代根本没出现过’
‘你写的这个物品在那个朝代根本没有’,这个时候我就会去反思自己的作品。经常每写点什么,就要反过来去查资料,尽量避免现代化的口吻。这时间一长,积累多了,自然就是一种习惯了。”

除了爱情,闲听落花也希望向读者输出靠谱的历史知识:“写古言要能够在读者心目中立得起来,可能我真的要去考一个历史专业!”借此机会她也向广大“催更党”读者呼吁:“你们越着急,作者可能就写不好了哦!”

90后作者十里剑神,毕业于西北大学文学院,是网文作者里难得的“学院派”。他引领了都市修仙类小说的风潮,单本电子销售额在1500万元以上,代表作《重生之都市修仙》名列2017年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前十。

近一年来晋江的热销榜单同样显示了这一趋势:古代言情表面上仍以宫斗、宅斗为主,实则早已回归爱情,后宫嫔妃、宅院嫡庶的争宠斗狠,让位于男女主角之间“甜宠”的恋爱互动;现代言情也有着相似的趋势,豪门世家、娱乐圈、办公室、游戏竞技场,无论故事在哪里发生,讲述的核心都回到了爱情本身。比起钩心斗角、步步惊心,小打小闹的恋爱生活显然更符合移动用户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容易被更广大的读者所接受。

时间要追溯到2004年,她还尚未养成在网上看小说的习惯,只是经常辗转于各种论坛。一日,她发现了一部只出了开头的作品——《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一下子深陷其中,爱不释手。下文在哪?吱吱赶紧去论坛上问,有人回“这书早就有了,是起点中文网的”,于是吱吱从此结下了和起点的缘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